如果有任何疑問或意見的話歡迎連絡我 ! 每一位我也會回覆的.

冠状病毒恐慌 與 奴役大計劃

- 序言 -
- 究竟實際發生了甚麼? -
- 冠状病毒有何危? -
- 感染率分析 -
- 死亡率分析 -
- 傳染率分析 -
- 瑞典 vs. 白俄羅斯 (恐慌終結者)
- 其他假聲明 -
- 病毒本源之學說 -
- 微生物 - 基礎 -
- 當局者本當關心我等乎? -
- 宜, 然...病毒本源為何也? -
- 奴役大計劃 -
- 選良之謀籌: 彼等欲何落成? (或不成) -
- 若此非心理戰也... -
- 關連項目 -

序言

2019年12月30日. 一位在武漢市中心病院工作的醫生, 李文亮, 在同學羣中發布了一則 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 並提醒大家注意防範. 幾天後, 李文亮被警方"訓誡"並命令"停止造謠". 當然, 最後可見, 李文亮說的是對的 - 病人被診斷出一種 "新型的冠狀肺炎", 而且李文亮還被其中之一感染. (大G殭屍網絡提供的優美翻譯):

剛開始挺擔心的,但醫生每天查房都會安慰我,我現在已經不發熱了,精神狀態比前幾天要好,我相信醫院和醫生,我一定會被治好的。
康復后我想趕快回到一線工作,繼續為患者看病。

正是說他正在康復. 他的家族雖然也感染了但已完全康復了:

我父母在我之后,也出現了發熱等症狀,肺部CT呈現磨玻璃樣病變,他們正在武漢其他醫院接受治療,不過現在都挺好的,沒有大礙。

但是, 他最終 過世了 (archive) , 儘管他 (34歲) 不是属於高死亡率的年齡層.

可是, 他的父母 - 年過60 - 卻能夠 完全康復. 在此其實是有更多疑點的. 這是李文亮在維基百科的照片:

這是病重的李文亮:

看上去根本就是兩個人. 臉型, 頭髮和眼睛都有差別, 但最明顯的是第一張照片上是沒有痣的, 但另一張卻 有痣的. 這不是第一次菁英們找替身了 - 這是 非常有力的證據 (archive): 他們 對史蒂芬·霍金做過相同的事情. 還有, 為甚麼李文亮曾經 報告為過世, 但後來又復活了 (archive)? 很明顯, 在這已經可以感受到他們在造假了 - 就讓我們在此 掘深點 (dig deeper) 吧:

究竟實際發生了甚麼?

2019年10月18日. 一間在紐約市的酒店舉辦了大流行演習 (archive) , 它的目的是教育世界各地的領導. 你可以清楚查看所有的 參加者 (archive) - 暫時你只需知道它包括 中美兩方 的人. 它的影片講述了:

基本上, 影片上所說的所有事件 後來都真的發生了. 但最強力的證據是他們在一開始就提到了冠状病毒 - 而不是 百種其他感染 之一(archive). 如果這不是計劃好的話, 他們怎麼如道? 他們 (archive) 這不是計劃好的, 而且他們是 以SARS為基礎 (archive) (也是冠状病毒) - 但還是那句: 為甚麼不是百種其他感染之一? 而且為甚麼他們其他的全部都猜對了? 這些害蟲 打造出這所謂的大流行, 然後現在 - 就說: 這是巧合而已, lol - 簡直就是直接在嘲諷我們.

冠状病毒有何危?

感染率分析

在2月11日, 全球的感染個案有 45134 宗. 當然, 這對那些恐慌商人是不足夠的, 他們開始 包括臨床診斷 (archive), 意思是他們 用症狀, 而不是真實測試 - 這使得在一天內增加了 15152 宗個案. 這對我們的超級大流行算是很好了. 更新: 有更多的造假了 - 似乎在英國他們 雙倍了 (archive) 無數的測試結果. 我懷疑他們在其他國家也在做類似的事. 就算我懷疑的不是真的 - 他們的數據是不可靠的, 原因是它們 僅僅有 20% 準確率:

濃厚接觸者, 報告的敏感性和特異性也算進感染率的計算的, 因此估計真正的準確率只有 19.67%

意思是 - 每五個陽性的病例中 - 只有一位是真陽性. 也可能有些會是 假陰性 (archive):

其中一個問題是, 這些測試可能有點錯誤的. 引子有可能錯誤的附在DNA上, 或者被之前的樣本污染, 又或者檢測拭子上的病毒量不夠. 這些是可以令測試報告出錯的. 中國的科學家說, 實際上只有 30-50% 的患者是能測出陽性的.

有些人甚至在康復後數天還是 陽性 (archive) , 但在多兩次測試出陰性後又可以離開了:

根據昨天在 JAMA 的研究信件, 在中國, 四名符合出院或隔離的條件的 COVID-19 醫學專家在 5 至 13 天後, 在反轉錄聚合酶連鎖反應 (RT-PCR)測試得出陽性.

當然, 主流的解讀是, 他們並沒有完全康復, 病毒依然存在. 如果是這樣的話, 為何有兩個測試是陰性? 更加正常的解讀是, 這是 完全一個玩笑 矣. 但, 人人都當這垃圾般的數據是真理. 當然, 你可以說這只是在中國的測試, 但由於那是有最多個案的地方, 這使大量數據都作廢了. 當然, 中國也在對其他國家 輸出 (archive) 不准確的測試, 有些 拒絕了 (archive). 在德國研發的 WHO 測試, 是 據說更準確的 (archive). 更新: 嘛, 就算了唄. 現在是 7 月了, 在 COVID-19 出現後已經過了半年了, 但他們還是沒有一個可靠的測試. 對著這篇文章哭唄:

Zalman Goldstein 從 4 月中開始已完成了 6 個 Covid-19 測試. 3 個陽性, 3 個陰性. 矛盾的是—其中兩個不同結果的是在同一天做的— 74 歲的 Goldstein 先生因此沒辦法在大流行開始前根據醫生的建議作醫療排程.

在同一天 有兩個不同結果 - 加上四個剩下的測試 - 他 依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染了. 可憐哪, 去占卜應該還更準確. 還有, 德國的測試是會 與蝙蝠病毒反應的, 不只是 nCov:

為了證明那些化驗會偵測到 SARS 相關 的病毒, 我們測試了從 Drexler et al. 的蝙蝠糞便提取的樣本, (3) und Muth et al., (4) 使用新的化驗 [...] 在E基因化驗下全部都得出陽性.

因此, 如果你有其他蝙蝠病毒的話, 你大概 在 nCov 測試會定為是陽性 的. 病毒是不停的突變的, 而且有很多未被發現的 - 誰知道這些也會被定為是陽性呢? 或者, 陽性的意思是 (最多) 說明 你體內有特定的 DNA / RNA 排列 , 並不是說你得病或者能傳染他人. 我說 "最多" 是因為 PCR 測試 (archive) 是可能會有失誤的:

rRT-PCR 測試的成功率是基於: 測試的操作人員的經験和專業程度, 實験環境 (e.g., 樣本污染的防止措施), 與樣本的種類和狀況.

各國的個案數量差別可能只是在於測試人員的熟練度和測試的種類 - 而且我們完全不知道各國是在用哪種測試和它們的準確率 . 至少有些地方 (像美國) 自己研發了新的測試 但用具是受污染的 (archive) - 你很有可能 是被這些感染的. 就算我們假設這些測試是完美的, 去做測試的都是 已有病徵的. 你可以查看 其中一個美國病院 (archive) 的政策:

他說最優先可以接受新冠檢查的是那些非常病重的, 比如肺炎, 或者是使用呼吸器的.

或者是 印度的政策 (archive):

印度只有檢查那些到過重災國家, 或者接觸過確診病患並在2星期隔離後出現病徵的. 星期二後, 治療呼吸道病患的醫療衛生人員也需要檢查了.

大部分國家也是這樣做的. 假設他們有跟著那些政策, 沒病徵的人 - 大概都會是陰性的 - 大部分都會留在家 (選擇偏差). 所以, 這些測試條件會 高估陽性比率. 就算我們拿面版數據來看 (排除不準確率和選擇偏差), 大部分國家的感染數 依然是較低的 . E.g 至今 ( 6 月 23 日, 來自worldometer的數據) 英國有 67 875 245 人在住. 當中 8 309 929 人測試了, 有 306 201 人是陽性, 得出 3.6% 感染率 - 或者 以人口來說是 0.45% (每 200 人有 1 人). 整個災難都是人為的, 因為 幾乎沒人會真的會感染的! 當然, 不是每個人都受測試, 所以實際上感染率應該會更高一點的 - 但因為之前提到的選擇偏差 - 它大概會比 3.6% 更低. 相比糖尿病, 不止是更危險而且 很多人都有的 - 在義大利是 8.3% (archive) 或者 在西班牙是 10.5% (archive). 你覺得哪個是更常聴到的? 但等等, 那不是感染性疾病 - 我聴到了. 我們每年都有流感, 感染率比現在的新冠高 - e.g 7.7% ( archive) 在美國 2017-2018 . 還有, 相比 COVID, 對於流感的反應是從來沒有這麼誇張的 ! 無論如何, 嗯 - 你大概不需要過於擔心帶病毒者. 但, 有很多人因它而死去了, 不是嗎?

死亡率分析

不幸過世的人通常都是高齡人仕或者本來就有其他病的. 看看 這個 (archive):

星期二, 英國的死亡人數增加了 14. 英國 NHS 說死者的年齡介於 45 和 93 而且全部本來就有健康問題的.

14 個新個案, 但 沒有一個 可以真的確認是死於冠狀病毒的. 但, 在數據中, 所有都會說是死於冠狀病毒 - 儘管心臓病和糖尿病自己就足以致命, 在死因排行都是前10的. 有關更多資訊, 看看這 網站 (archive), 你會看到大部分過世的人通常都是老人或者本來就有其他病的. 實際上, 沒有其他病的話你幾乎 不可能死去 (archive) :

哪麼在最高死亡率的義大利呢? 有趣的是, 這是證明我論文的最有力的例子. 根據 Silvio Brusaferro (archive) - 義大利衛生院的領袖 - 4000 個死亡個案中沒有一個確認是死於冠狀病毒:

3月13日 19:12, 羅馬 - (Agenzia Nova) - 在義大利死於冠狀病毒的人, 只有 2 位是沒有其他病的. 這是至今在 Istituto superiore di sanità 的醫學報告上所得出的 , 根據它的院長, Silvio Brusaferro, 在今天於 Protezione Civile 的記者會說 : "死於冠狀病毒的病人平均年齡超過 80 歲 - 準確來說是 80.3 - 而且主要是男性"
只有2位在當時是沒有帶其他病的, 但就算在這 2 宗, 我們也沒有在檢験的報告中做出結果, 所以, 也有可能死因不是 Covid-19.

Yandex 殭屍網絡提供的優美翻譯. 所以, 不只是死的人是高齡的 (看看本報告的頂端的圖表, 可見 60 歲以下的基本上是免疫的), 而且 全都有慢性疾病 - 不需小小病毒的幫忙, 兩個因素都是足以致命的. 而且死亡幾乎都發生在 嚴重污染的地方 (archive) - 又是另外一個無關冠狀病毒的獨立因素. 但是, 在數據上 全部都會說是死於冠狀病毒. 最近還有証據說美國的病院實際上 給錢給放了 COVID-19 的死亡証明 ( archive). 如果這證明不到他們誇大死亡率的陰謀, 沒有任何的可以了. 好吧, 病毒看上去不是那麼有害了 - 但我聴說它是非常有傳染性的. 這又如何?

傳染率分析

試猜看如果你跟帶病毒者同居的話, 你有多大機會感染? 在媒體的炒作下, 你會覺得是100%吧. 但可是 WHO 的報告說的 是另一回事:

在廣東正在進行的初步研究估計, 家族之間的二次侵襲介於 3-10% 之間

哪麼與家族無關的親密接觸呢?

從2月17日, 深圳市, 在 2842 名確定的親密接觸者中, 2842 名(100%) 是已被追蹤的 , 2240 名(72%) 完成了醫學觀察. 他們當中有 88 名(2.8%) 感染了 COVID-19.
從2月17日, 四川省, 在 25493 名確定的親密接觸者中, 25347 名(99%) 是已被追蹤的, 23178 名(91%) 完成了醫學觀察. 他們當中有 0.9% 位感染了 COVID-19.
從2月20日, 廣東省, 在 9939 名確定的親密接觸者中, 9939 名(100%) 是已被追蹤的, 7765 名(78%) 完成了醫學觀察. 他們當中有 479 名(4.8%) 感染了 COVID-19.

那麼, 38274 名親密接觸者 - 在3個不同地區接受了測試, 整體的傳染率只有小小的 3.1%. 如果把它弄得更易看懂的話: 想像有一個感染者和100名不同的人握手 - 只有 3 位會得到病毒. 當然, 現實中親密接觸的種類和持續時間是會不同的, 但傳染率的期望值是大約3%. 想看另一實例的話, 看看這個 (archive).

總結: 350 人從武漢飛到多倫多; 其中一人被測出陽性 (結果是基於 2 種不同測試; 每種測試重覆 2 次). 這次飛行時數長達 15 小時, 而且儘管有 25 人有與該名感染者親密 接觸, 沒有一個得到病毒. 更新: 我找到了另一個能證明低傳播率的, 非常詳細的研究 . 他們追蹤了與100名感染者進行親密接觸的人, 在他們研究期間的最後接觸後把他們隔離, 然後看看他們有沒有生病. 哪結果呢?

在這個案明確的研究( 100 名確定 COVID-19 患者與 2761 名親密接觸者), 總體上二次侵襲率是 0.7%

太好了 - 那個殺手病毒連在 100 人傳染 1 人的能力也沒有. 無論如何 - 實際上 - 那個測試大部分只測試了有症狀的人. 但如果那個殺手病毒只是毫無危害的留在體內的話, 那有甚麼問題? 重點不是應該避免生病, 而不是一個標籤嗎? 不過, 他們也測試了一些沒症狀的人:

在高危的人羣, 包括家居和病院接觸者, 不論有症狀與否也進行了 RT-PCR 測試 .

在家居, 傳染率是有點高的 - 大約 5%. 這依然說明了100人之中有95人, 儘管和COVID-19感染者同住也不會受感染. 那麼如果是看起來有更高傳染率的研究呢? 一起來 看看這個 (archive):

在家居, SARS-CoV-2 的二次侵襲率是 16.3%

噢不, 16%! 我已經躲到床下了. 可是這研究只測量了家居內的感染, 所以它和外面的不明的"親密接觸"是沒關聯的. 但, 如果你看看這個的話那 16% 根本是無效的:

直到得出陽性為止, 有症狀的隔離接觸者進行了至少 4 次 SARS-CoV-2 RT-PCR 測試.

哈哈哈哈哈. 所以, 這個傳染率是以 欺詐 得出的. 直接的說 - 我們不停的進行測試, 直到得出我們想要的結果為止. 感謝你的坦誠. 但有多少記者會留意這一小部分? 還有有多少研究是完全避開這一訊息? 好吧我不離開話題了. 總之, 如果測試有好好的做的話 (先前的每人只測1次), 冠状病是不能被證明有可怕的傳染率的. 還有, 提醒一下, 這病毒是 不能透過接觸傳播的 (archive) , 儘管當權者都這樣恐嚇我們. 好吧, 很明顯他們在用不存在的, 錯誤的或者假的數據來進行一個恐懼行動. 為了可以談到更重要的事情, 就讓我們來總結官方的描述吧:

瑞典 vs. 白俄羅斯 (恐慌終結者)

最近 有報導說 (archive) 因為瑞典的防疲措施非常不足, 他們有全球最高的 COVID 死亡率. 就讓我們分析一下吧, 然後我們會看到 - 與那些恐懼商人的政策推行的理由相反 - 它 完全否定了它們. 首先, 來看看 瑞典的限制措施(archive):

小學保持開放, 邊境只是部分的關閉, 完全沒有強制隔離或者需要關閉餐廳, 酒吧, 或者公共空間

我會說瑞典的反應比其它國家的正常的多了. 畢竟, 在大部分地方冠状病毒的傳播 是不會發生的 (archive). 但是, 他們依然建議保持社交距離而且禁止超過 50 人的聚集. 那麼結果呢? 在寫這報告開始之後 ( 6 月 22 日), 瑞典有 10 097 695 名居留人士; 其中 385 695 名 做了冠状病毒測試. 在做了測試的當中, 56 043 名 (14.5%) 是陽性. 白俄羅斯, 人口則有 9 449 390. 他們測試了 876 639 名 (是瑞典的 2 倍多) 而且當中 59 023 名(6.7%) 是陽性. 它們有非常相近的人口 但白俄羅斯有 少於它一半的冠状病毒個案. 這是個 worldometer 的截圖, 這樣沒有人可以說我做假了:

那麼 - 為甚麼這是重要的? 因為白俄羅斯對冠状病毒的反應 比瑞典的更弱 ! 他們基本上 完全無視了 COVID (archive) - 學校只關了 2 星期, 商業活動保持開放, 運動也是如常, (就我所知, 全球唯一的國家是這樣做的), 甚至辦了一個 大型閱兵 (archive) , 而且大部分參與者也沒戴口罩. 如果感染率是基於封鎖的力度, 白俄羅斯將會比瑞典高的多 - 但現實是相反 (再次提醒, 個案是少於它一半). 相比其他國家 - 在西班牙, 5.7% 的人口測試出帶冠状病毒. 比利時 - 5.5%; 荷蘭 - 9%; 瑞士 - 6.1%; 德國 - 4%; 法國 - 8%; 土耳其 - 6.3%. 所以, 白俄羅斯 (6.7%) 是 剛好在大規模封鎖的國家的同一陣列上的. 巴西是另一個搞笑例子 - 45% 人口測出帶 COVID , 儘管做足了所有限制. 來做總結吧 - 很明顯這是 不可否定的証據, 證明封鎖是沒用的 而且跟感染率是毫無關係的. 當然, 這也否定了依賴這些數據的電子模型 (比如 Imperial College 的模型). 儘管實際案例的數量比較重要 (因為封鎖應該是能夠阻止傳播的, 但沒有) - 原本的報導是關於死亡率的, 所以就讓我們看看吧:

根據 6月9日 worldometer 的數據 (archive) - 瑞典的死亡率是 少許高於 10% 的 ! 這被媒體用來 證明 (archive) 是他們散漫的反應而引起這些死亡的. 我們來馬上終結這句聲明吧:

跟義大利相似 - 這只又是老人而已. 我懷疑也有一堆 "附帶的病態" , 但我不認為我們跟義大利的一樣有有力的證據證明它. 但, 我結果能掘到了 一個有趣的句子 (archive):

數據包含通過 Covid-19 診斷但死因與 Covid-19 無關的死亡.

所以, 很大機會 - 跟義大利一樣 - 這些老人只是死於他們已有的疾病. 相比白俄羅斯 (因為我不想又重來計算, 所以用了6月9日的數據):

這個假不了. 49,453 宗個案而且只有 276 宗死亡, 得出了每宗冠状病毒的死亡率是 0.55 %. 所以, 200 位感染者只有 1 位會死於病毒. 我奇怪為甚麼那些恐懼商人會漏出這些數據? 它們完全否定了 "瑞典散漫的反應引起這些死亡" 的理論的, 還有那些所有的模型和預測也是. 最後, 基本所有其他國家也採取了殘酷的措施去對抗 COVID-19 - 但傷亡數 比白俄羅斯高的多了 . 例: 英國是 14%, 西班牙 9.4%, 希臘一點點高於 6%, 等等.. 搞笑的是 最少限制的國家 有最小的死亡率. 當然, 比較重要的是 (再次提醒) 實際案例的數量 - 我懷疑那個高死亡率只是 宣傳性質的聲明而已 . 想想看: 為甚麼同一個病毒只是在其他國家, 卻會 殺了20倍更多的人 ? 可能他們能得到更好的治療, 但我是質疑白俄羅斯在醫療上的水平的; 然後, 差別不會有那麼大. 或者, 那些國家得了 更可怕的病毒變種 - 但, 它會使把所有東西包裝成一個COVID-19 變成一個謊話 . 最簡潔和最有可能的解說是白俄羅斯的數據顯出的是 在準確報告的情況下的 最大真實死亡率 - 其他國家只是在做假 (看看義大利). 另一方面 - 如果用的測試有相似的準確率的話 - 當限制更嚴格時個案會減少 . 但實際上是 完全相反的 . 這是對主流報導的一大打擊, 而且我們在此可以完結這報告了. 但當然還有很多的可以講, 所以就讓我們掘更深吧:

其他假聲明

好吧, 這說明他們儘他們所能在新型冠狀肺炎上說謊了. 但當然, 它本體是依然存在的. 我們不應該了解一下它是從哪來的嗎?

病毒本源之學說

病毒的來源有很多種說法. 大部分主流媒體也是集中在動物宿主上, 特別是 蝙蝠 (archive) , 也有 穿山甲 (archive) 和 (archive) . 非主流的說是生化武器 - 不論是來自 美國 (archive) 或者 中國 (archive) . 我甚至找了一個說 病毒是一個隕石帶來的 (archive) . 這些到底是甚麼鬼東西?

首個病毒的基因序列是在 1 月 10 日被上傳到 GenBank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988269/ (archive)). 在 3 月 24 日, 冰島科學家已經找到了 40 種不同異體 (archive) - 全部都 只是來自 3 個不同國家. 有多少是在其他地方, 或者是沒被發現的? 還有它們當中有多少證明了是與 nCov 的起因相關? 我們怎樣知道來自武漢的是不是第一種? 一個基因研究 (archive) 似乎在說來源是在其他地方. 依然 - 儘管異種的數量和病毒在很久以前已存在 - 我們可以看到那個用來威脅我們的個體的, 殺人的 COVID-19 是個幻像. 所以 - 由於以上所有的理論都是圍繞在單一的 新型冠狀病毒 上 - 他們 絕對是假的. 但就跟如常一樣掘深點吧:

微生物 - 基礎

細菌和病毒這些微生物都是 無所不在的 (archive) - 你 每天都會成千上萬的接觸它們, 而且 是無可避免的. 細菌是可以自我繁殖的 - 而病毒需要一個宿主 (比如植物或者動物) 才能生存. 體內 超過一半 (archive) 的細胞是微生物的, 其中有 8% 是DNA病毒 (archive) , 而且一直都是存在的. 你不認為 - 如果這些微生物是這麼有害的 - 我們的身體還會讓它們留下來嗎? 又或者, 我們都會統統死於感染. 但是因為以下兩種原因, 這些都是不會發生的:

首先, 我們有 能夠殺掉所有細菌和病毒的 免疫系統 - 這包括 那可畏的 COVID-19 (archive) 甚至 沙門氏菌 (archive). 否則 - 另外我們每次在有新的病原體出現時都需要疫苗 (這 一直以來都在發生 (archive)) - 沒有得到疫苗的人 就會死亡. 我們生存了幾百萬年, 而且在那時侯是沒有任何像洗手液, 抗生素, 口罩等等的. 但我們依然存在, 因為免疫系統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 有些東西 ( - 驚喜的 - 這在工業化的社會是 非常普遍 的) 是可以弱化它的. 這些包括營養上的缺乏比如 維生素 A, C and D (archive), 精製糖 (archive), 工業籽油 (archive) 和 心理上的壓力 (archive).

其次是疾病感染的理論 非常可疑的. 細菌有 對我們身體是非常重要的 (archive) - 比如提供必要的營養, 合成維生素 K, 幫助消化纖維素, 血管形成和腸神經的運作. 而且, 有 病毒 也被發現是有益的 (archive) - 潜伏的疱疹病毒也影響自然殺手細胞 (NK) 細胞, 一個對抗病原體和癌症的重要防線, 他們可以消滅被病毒感染的細胞和腫瘤細胞, 而且可以製造像干擾素的細胞激素 . 在這 非常棒的訪問 (archive), 醫生 Andrew Kaufman 解說了所謂病毒實際上是 我們自己細胞生產的外排體 來的, 用來對抗有毒的東西或者傷處 (2:37-4:21; 然後 43:51-45:30).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 被這些 "感染" 了反而 會是有益的, 社會主流 都在對抗一個幻像. 它也提到了有實驗說明了那個 非常致命的西班牙流感 (archive) 是完全不能夠證明有傳染性的! 而且他們真的非常努力去證明它的 - 包括找受感染的人 直接咳嗽在他人身上. 整個訪問充滿非常有趣的資訊 - 非常建議去看完整的. 另外, 讓我補充我並不是說感染性的疾病並不存在 - 只是其他人說某東西是感染性, 這並不一定是真的. 這是個 前例 (archive) 為了把責任推到一個無害的病毒 而製造了一個假瘟疫同時卻在污染環境- 那些才是致病因素.

當局者本當關心我等乎?

如果這還不夠明顯的話 - 絕對不是. 除了關心如何做假之外(在先前的章節提到的) - 我可以以一句從 WHO 的話證明:

暫時還沒有. 目前為止, 我們依然沒有疫苗和有效的抗病毒藥對抗 COVID-19. 但是, 人們, 特別是嚴重病患者, 為了能夠得到併發症的治療, 可能需要留院觀察.. 大部分病患因此得以康復. 

疫苗等有效的藥物治療目前還在研發中. 它們正在透過臨床實驗進行測試. WHO 正在協調疫苗和藥物去預防和對抗 COVID-19. 

對抗 COVID-19, 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最有效的方法是:

即是說他們說 COVID-19 是沒得治療的. 當然, 有 7000 名 專家 在那工作, 他們對免疫系統和它殺死微生物的功能, 應該多少是了解的. 而且, 我們可以用很多方法去強化它 (比如營養, 運動等等 - 這些實際上是有證據證明它們的效果的), 這些是 WHO 和其他 假權威 完全沒有提到的. 另一方面, 他們推薦一些在最佳情況下是未證實的, 在最壞情況下是有害的措施; 失業, 隔離和社交距離增加 憂鬱症和自殺 的風險 (archive) - 因為病毒比口罩的小孔小的更多, 連N95口罩也沒有用, 它們只會透過它. 為甚麼管治階層會強調這些沒用的措施? 也許他們 根本不在乎 你的健康, 而且想把你嚇壞, 強行推行又貴又假的治療, 比如疫苗, 而且疫苗 大多都是有害的 (archive). 更新: 比爾·蓋茲 想為 全球所有人注射 能改寫DNA的 疫苗 - 最終, 我們會增大規模, 以使每人都可以享有疫苗.. 歡迎來到最壞的時代, 一個壞心腸的人可以直接以沒人有權知道的方法, 去改寫你們細胞的 "源代碼" 的時代. 我曾經讀過一本好書 The Wheel of Health, 它有幾句相關的句子:

即使是相同的因由, 感染的區域會在特徵和狀況有所差別. 某一隻大鼠會在耳朵有問題, 另一隻會在胃有問題, 又另一隻會在膀胱, 等等.
實際上, 92 隻有 44% 在泌尿系統出了問題; 24% 在耳鼻; 38% 在眼睛; 21% 在胃腸; 和 9% 在肺部.
如果在膳食中包含有維生素 A 的食物, 比如牛油, 魚肝油或者蛋黃, 大鼠就不再看到有感染病變了, 在有這些補充物質的幫助下, 基本上康復都加快和改善了.

所以, 得到不良膳食的大鼠得了感染 - 但得到優質膳食的 沒有問題 而且實際上可以 很快的自我療癒 - 證實 WHO 是 大錯特錯. 當然, 這些感染是未詳細說明的, 但這沒有理由認為 COVID-19 不是這樣的. 完全不需要疫苗或者所有的奴役措施. 可是那些權威在盡他們所能無視生物學的運作.

宜, 然...病毒本源為何也?

它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它是由 Event-201 的人作出來的, 或者在他們之上的人. 我一早就帶出 "新型冠狀病毒" 有很多變種的 - 因此以一個病毒去統稱是不真實的. 而且, 沒有證據證明它們能致病. 記得那些測試也 並不只是對新型冠狀病毒有反應 的 - 所以就算你能証明它做了傷害, 它也可能只是那些被當成新型冠狀病毒的蝙蝠病毒. 我們 連它是否在 2019 年 11 月出現也不確定. 而且, 冠狀病毒已經存在了很久而且在不斷的突變 - 那些恐懼商人只需在其中找一個出來然後把所有東西都怪在它上 - 而且我覺得這是 最合理的理論了. COVID-19 只是個 很便利的標籤 而己, 用於把所有可怕的東西連在一起 - 但在現實這是有非常多其他因素的 (包括其他疾病, 環境污染). 生物武器理論是一個 受操控的對立物 (controlled opposition) ,它使那些假資訊得以在非主流媒體流行起來, 同時保留著一個單一的, 殺人的 COVID-19 偽裝. 很多陰謀論家把所有東西都怪在中國上, 把這可怕的怪物散播全球. 那麼現在的焦點就到了中國有多壞, 分散人們在這假疫病和後來相關政策的注意力. 很便利對吧? 記得 Event-201 包括來自中美両國的人. 美國甚至 資助了武漢實驗室去研究冠状病毒 (archive). "美國大戰中國" 可以說是跟 Mozilla 對 Google 完全一致. 總結: 瘟疫策劃家需耍一個 床底怪物 (monster under the bed), 並扮演著與它對抗. 它甚至不需要是真實的 - 人們只需接受它存在. 如果有人告說世界上其實存在著上千種不同病毒, 而且很多還未發現. 其中某部分可以對本來不健康的人致病 (但其中大部分完全無害的住在我們體內, 甚至幫助我們), 但大多數時間免疫系統依然能夠對付它們 (而且我們可以改善生活習慣去強化它) - 作為恐懼計劃這應該不太行, 對吧? 但為何他們要把我們嚇壞?

奴役大計劃

來看看這假疫病為世界帶來甚麼轉變:

一位 nanon 解說了 在義大利對私隱和自由的侵犯:

引用一篇來自 義大利最大規模的報章 (Google 殭屍網絡 nanon 提供的優美翻譯):

為了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 我們需要暫停私隱措施, 參考韓國的做法追蹤人們. 這是其中一個並列 Lombardia 和 Emilia Romagna 的較嚴重的區域, Veneto 大區, 首腦 Luca Zaia 再次提出的建議. 他對記者說, "在這國家我確信我們需要暫停私隱措施並讓醫療系統得到更多自由". 他繼續, "有關以色列為了幫助我們追蹤所提供的智慧系統. 最佳方法是把重點集中在公民意識".

所以 - 你不能出國, 城鎮或者對於大部分人 - 家居; 不能到運動現場, 不能與人談話甚至接近他人, 不能剪頭髮或者去賭場, 因為它們都關閉了. 獨立資訊消失了 (至少來自最大的平台的) 並且我們每分每秒都被主流宣傳轟炸. 你現在被手機程式甚至無人機追蹤. 因離家或質疑官方而被懲罰變為常態. 思想實驗: 如果 冠状病毒 "大流行" 不存在, 你會如何形容這狀況? 對我來說, 最貼近的形容是 奴役. 但, 這只是他們計劃中的冰山一角, 它們是:

選良之謀籌: 彼等欲何落成? (或不成)

我必須說 - 那個 "冠状病毒" 對於把我們帶近以上的目的做得 非常成功 - 但這是不夠的. 他們還需要多幾個假瘟疫, 校園槍擊, 恐怖襲擊, 兒童色情醜聞, 環境災難, 等等. 全部都 出演於這一目的. 在他們可以輕鬆的引入他們的政策之前, 最大的阻礙是我們的意識. 這是必須全完轉變成一個無助的, 愚笨的,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般的. 這是為何他們花了這麼多精力去恐嚇 - 你必須了解反抗是無用的, 只有強行被 相信專家 24 / 7 洗腦直到有效為止. 這策略似乎很有效:

來自波蘭的數據說明 只有 3% 的人是反對政府的德拉古式的殘酷政策. 印度人甚至接受了 像動物般被標記 (archive) . 盡管如此, 希望還是存在的 (archive) :

Neder 說她和她兒子被隔離了多天而且說要等到病毒測試有結果才能離開. 在病院等待時, Neder 說她做了妊娠試驗並得了陽性. Neder 告訴 The Times 病院的環境令她極想離開. 她說 "病院的環境非常糟. 醫生非常不專業而且沒有穿上任何防護裝備.". "我們除了跳窗逃跑以外並無他法."
另一位女性 Alla Ilyina 告訴 The Times 她去月從 Hainan 回來後就被隔離在 St. Petersburg 內的一間病院. 儘管病毒測試結果是陰性, 她依然被關在病院中, 她比喻它是個 "檻 ".
"我逃之前做了一張地圖並詳細計劃好," 她告訴 The Times. "夕刻時當醫護人員放下警誡, 我短路了我檻房的磁鎖並把門打開."

聽上去就像逃離高防備的囚獄. 可是, 這種東西需要大規模爆發 - 包括挺身對抗著即將成為的誘拐犯. 可是, 獨狼 沒法造成系統性的改變的. 最終, 警察, 媒體, AI 監控, 法廷, 囚獄, 等等. 會照料他們並把剩下的一一擊破. 要對抗這, 人們需要聚集並策劃如何摧毀以上的奴役系統 - 但隨著把人們彼此分隔的恐懼來臨, 這個機會變得非常小. 當以上所有思想在人們中常態化 - 整個新世代都會専属的從父母學習那些狗糞般的行為 (或者是從 the Mind Link, 一種用來把所有人的大腦連結到互聯網的預想科技) - 這樣的話革命可能性將會完全消去.

若此非心理戰也...

我本來準備在這結束這報告的, 但我想想我還是應該來個大總結以收尾的 (不會再加更多的資訊或解說, 以免訊息量過多把你溺著). 回想起我在 Mozilla 報告 寫的東西, 如果他們真的關心他們擁護的觀點的話, 他們會做了甚麼? 我在此會做類似的東西 - 如果這是一個真的 (非人為的) 瘟疫, 能奪去無數人的生命, 危害人類文明的瘟疫, 並且掌權者都在盡所能去阻止, 他們會做了甚麼? 來直接単刀直入吧:

即使是邪惡的 Mozilla , 在我寫了 這報告 後, 也至少在他們的瀏覽器預設放了 (弱) 追蹤保護 (但當然又加了新的有害東西). 另一方面, 在 COVID-19 那些當權者做了 完全沒一件事是幫助人們的 並加上一堆狗屎傷害他們. 當那個 姦恁娘可惡的 (Mozilla) 也比你更道德, 你應該知道你有多 特殊. 總之, 我懷疑這瘟疫在開頭就已經是假新聞 (在知道他們之前開過類似的騙局後) - 但在當時我腦海中依然徘迴著一些猶疑. 現在, 我 確信 這只是一場心理戰. 從開始寫這報告, 我找不到任何證據去支持官方所說的故事, 並找不到當權者所做的有任何合理性. 我找不到任何文章和任何與我談過的人, 可以給出任何有力的東西. 實際上, 我掘的愈深, 我找到的資訊和整件事愈像一場有病的笑話. 對我來說, 我覺得我是時侯終結對這一坨愈來愈臭的牛屎的探究了 (更新: 當然, 我沒有守下承諾 - 只是太多的資訊出現而不得不更新加上去). 現在, 能做的只有等待它的餘波, 並希望我們可以保留著僅有的自由去渡過它. 讓我在此結束, 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_^.

關連項目

這主題是非常龐大的 - 也有些有著類似觀點的人論述一些我沒有提及的部分, 或者是以少許不同的角度. 以下是部分的:

回到首頁

Translated by 白鳥 and 黒鳥